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14亿续命一年,黑石也栽了

时间:03-29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86

14亿续命一年,黑石也栽了

聚合电商领域的破产故事还在持续上演。继上个月电商聚合之王,百亿美元独角兽Thrasio申请破产后,又一家全渠道电商平台Kite近日被爆已经倒闭。The information提到,Kite在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关闭,并解雇超过25名员工。我试图访问Kite的官网,但很遗憾已经完全停止服务,至此,这家创立之初便把“亚马逊”当做劲敌的公司,已悄然退出了历史舞台。与Thrasio这家独角兽公司不同的是,Kite仅成立了三年,且只在去年4月获得了一笔2亿美元(约14.4亿元人民币)的融资。Kite之所以受到关注,也是因为这笔融资是由黑石集团和前KKR私募股权投资人Jed Cairo创办的Juxtapose共同出资,也有报道显示,黑石也参与了Kite的创立。Kite是谁?还记得4年前爆发的新冠疫情吗?期间美国线上购物需求激增,数据可以揭示增速有多疯狂:美国电商渗透率从6%到16%用了整整十年,而疫情期间从16%到25%,只花了两个月。根据eMarketer的数据,2019年美国电商零售销售额达到587.8亿美元,占零售总额的11.0%。在2020年,电商市场迎来爆炸性增长,销售额增长至794.5亿美元,并且这一增长态势延续到了2021年,该数据达到905.9亿美元。这迫使许多传统零售商加快了数字化转型,因此电商成了零售商们维持业务的关键渠道。Kite成立于电商需求爆发高峰后的2022年(也有报道称为2021年),彼时因为疫情,美国大量的中小品牌公司正在面临技术、渠道、营销、供应链等多方面的问题和挑战。看到这一需求后,在电商领域拥有丰富经验的GoFundMe前首席执行官罗布•所罗门(Rob Solomon)决定成立Kite,并尝试创建一个新的“全渠道”商务平台,帮助企业跨电子商务、社交、零售等领域接触客户,同时利用AI和 API 构建现代技术堆栈,推动制造、供应链、设计和大规模客户获取增长。这其实本质上就是电子商务聚合商,即一家收购消费品品牌并使用技术基础设施来扩大规模的公司。因为在罗布•所罗门看来,当前的创业品牌还无法蓬勃发展,根本在于他们的商业基础设施是孤立的、分散的且效率低下,如果能够提高产品流程中的效率,则意味着将收获更大的市场。他在LinkedIn 的一篇帖子中表示,“沃尔玛拥有实体商业,亚马逊拥有数字空间。但没有人同时拥有这两者——甚至更多。”关键的2亿美元融资作为早期项目,除了故事本身可圈可点之外,创始人也是不容忽视的存在。前文提到,罗布•所罗门已经在电商领域浸润多年:• 2000年,在互联网刚刚崛起的时代,他就建立了雅虎的商业和购物渠道,这是当时互联网上访问量最大的网站;• 2009年,他加入HomeAway,在此期间,罗布•所罗门负责运营、战略和财务风险,参与构建了复杂而先进的全球消费者平台;• 在接下来的2010年,他作为Groupon的首任总裁兼首席运营官,销售额从 1 亿美元增长到超过 2.5 亿美元;• 2015年,罗布•所罗门担任GoFundMe开始CEO兼董事长,将业务规模从20亿美元扩大到了超过150亿美元。也正是这样漂亮的履历,使得他在创业不久就获得了黑石和Juxtapose的两亿美元注资。据介绍,这笔融资将用于技术开发,投资、收购和运营高潜力品牌。当被问及 Kite 有兴趣收购哪些品牌时,罗布•所罗门表示,耐用性和相关性很重要,但质量“也非常重要”。罗布•所罗门继续谈到:“如果你能借鉴伟大品牌公司的做法,并将技术应用到它们身上,你就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机会来创建未来的品牌,这些品牌将成为定义过去 100 年的消耗品和耐用品。”“就像‘上个世纪伟大的消费品公司定义了产品的一切’一样,将会有新的公司诞生,夺走一些份额。这是我们希望能够利用自有和经营的品牌做的事情的一部分:帮助他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市场份额优势。”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上述用途,我们还看到完成融资后的Kite还从亚马逊、贝恩投资、Flexport、Uber和其他公司招聘了大量高管,这导致其团队搭建到2023年下半年还未完成。在这期间,陆续加入Kite高管有:• Mark Mitchke,他曾担任elta Dental总裁兼首席执行官,亚马逊物流 (FBA) 前副总裁兼总经理,担任 Kite 董事会董事;• Ujjwal Singh,他曾在GoFundMe、Facebook和谷歌工作过,担任Kite首席产品官;• Michael Hart,他曾担任数据分析平台Fletch的产品副总裁,担任Kite的首席技术官;• Nastasha Tan,他曾就职于IDeo和Uber,担任Kite首席设计官;• Markus Leunig,他曾Walker Edison首席财务官,担任Kite首席财务官;•John Kufner,他曾在贝恩投资、Werner Ladder、Fortune Brands任职,是供应链和运营专家,担任Kite首席运营官;• Candice Taylor,曾在ChowNow和 Orum.io任职,担任Kite HR副总裁。这些Kite高管只是光鲜名单中的一部分,再续写就有文章注水的嫌疑。我想表达的是,当我看到罗布•所罗门的那些宏大叙述,再加上一长串华丽的高管名单,我生出一股难以名状的不适感,这并不是因为我对这些人或者这家公司有什么看法,而是我坚信一条朴素的真理:真正伟大的公司从来都不是计划出来的。雄心壮志成一纸空谈正当所有人员就位,外界以为Kite要开始在电商领域大杀四方时,公司却陷入了艰难的境地。最终的结果也很明显,明星团队并没有发挥出它的魔力。那么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?据悉,在初始阶段,Kite专注于投资和收购高质量品牌,事实上,即使已经成立一年后,支撑公司运营的基石动作“收购品牌”成了一纸空谈,许多应当进行的收购仍处于“暂停模式”,有专业人士分析称,如今的聚合商比 2020 年和 2021 年“更加挑剔”,并且“品牌资产、竞争防御力和规模等更为重要” ,这意味着“符合他们标准的收购目标要少得多。”在2019年到2023年的几年间,美联储从“大放水“到多次加息,市场资金骤然锁紧,TigerGlobal、软银等财大气粗的独角兽制造机几近停摆,于是那些处于供应链下游的品牌方,经营重点从“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”,到 “创建高效、有效的现金流”,也只在一瞬间。当市场调整且资金难以获得时,也就是2023年至今,小型电商品牌的增长趋于平缓,包括电商聚合商在内的许多收购方不得不停止活动——水少了,鱼小了。的确,更高的银行利率,电商需求的急剧放缓,小型消费品企业业绩恶化,再加上消费领域的融资下降……总之,一切都使得Kite很难找到有吸引力的收购目标。这也导致在公司倒闭前,Kite仅收购了两家品牌,只使用了约2500万美元的资金。Kite的案例也印证,伟大不光不能被计划,而且确实需要运气。电商聚合的领头羊,百亿美元独角兽Thrasio背后站着银湖,Kite也有黑石;Thrasio融资超过30亿美元存活了6年,Kite融了2亿美元存续3年。虽然结局相同,但不得不称赞,黑石的止损相当坚决。只是我有一点好奇,投中“拾日谈”中,单伟建、竺稼等并购专家们都曾谈到,并购很难承受失败的风险,因此对一个项目要谨慎再谨慎。苏世民在《我的经验与教训》中,更是花大篇幅记载了自己创业初期,因为一宗失败的并购,进而完善了黑石的集体决策制度,并且再三告诫投资的要义是“不要亏损”。既然黑石对并购这么谨慎,怎么就忘了自己的命门,投了一家以大量并购为核心经营策略的公司呢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